先生此矣,何地矣?何相矣?

人海茫中路滄桑,浮萍之心冀如雲;
觸念感懷在昔時,慧命燈興已三載。
八疵四患總難去,天生逸才難自免;
本真歸璞是真道,卻笑路遙情更遠。
            乙亥雲心

先生以為燃燈手,豈可失禮?純命之碎,以為慧命之興。大倫之巔,迎颯風,觀雲嵐,知雲風心之化,埋於竹塹,始於孤姥,成於遺人之地,是矣感懷,卻匆然已十數載,究天人之隔。先生之才,成一廠之長,傲居之三,居劣而不屈,奮完體之命,養妻子女,恩披諸人,伍拾之壽,成凡人不可載之力,嗚兮偉哉斯人,嗚兮天祐西庭。

佛頌聲、塵煩囂、觀山海、蒸雲嵐、御蒼穹、斗星河,無極之窺,可知斯人矣,若微之微矣,更若人之氣、人之血肉、人之行誼?道化無極,始於無,現於有,先生從西之道,不若歸無,而又成有,輪迴不息。

傳子夜通靈,可與先生通矣,祭銘文以五內,姑表追思。

不觀訃文,不知女有所依,原十之載,兩內互不相,究是何過?源為孤姥。遲不能賀,生也不見,終自生人。赤子之情,始終猶豫,只見靈思。爾我不相干,却戚已明志,是吾之道,然黃泉之憾,有考叔之策?

自是而後,始終故我,天逸之才,慵懶之性,並我而行。星河之外,倘若有知,哂笑之。


創作者介紹

火星頑童的故事

小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