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跟朋友聊天,可能是梅雨季到了,這時候整個人就受到感觸,除了渾身黏踢踢外,最大影響就是濕性大發了,聽到我的午餐鬧鐘響了,就突然寫下:

鬧鐘響了
我的青春又過了一段
逝去的無情
狠狠敲在我的胃袋上
那不爭氣的荷包
又要再消瘦一回

跟朋友聊天,貼上了一個有趣的翻白眼無奈貼圖,又突然就想到了一個濕文:

翻白眼  

我聞樓上有聲響
驚見秋風掃落葉
白眼雞皮寒顫起
此時無言勝有聲....

 

然後朋友聊到生氣處,我貼了一個大笑圖,他怪我沒良心,我又覺得可以濕性一下:

沒良心  

你問編輯有沒有良心  ←可以用各種行業取帶 XD
在踏入這一行時
那兩個字就從工作辭典中消失了
消失的就如微風拂過
完全沒有察覺
驀然回首
才發現那兩個字沉重地掛在回憶最角落處
那是在下地獄前的走馬燈中
才能有辦法再次觸摸到的珍貴寶藏

 

 


創作者介紹

火星頑童的故事

小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