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不容易上週一切安好,這個禮拜的肉圓狀況也不錯,以前都要我抱著才能餵食的狀況,現在變成會自主坐起來吃飯,嘴唇的血色也很紅潤,一切都很美好,好似要讓人忘記以前發生的問題。
今天早上七點多,我還在睡夢中就聽到肉圓起身的聲音,通常這時候他應該是不會自動起來才是,而且聽這聲音的感覺,應該是想去上廁所,果不起然地,肉圓走到了廁所,大概是察覺到了我的出現,原本想要尿尿的他又故做保留地趴著,他真的是要沒人看到才想在廁所尿尿,無奈下我趕緊穿上一些衣服,然後也給她套上一些衣服就帶下樓去,果然才到馬路上就開始尿尿了。
這時候樓下那個白癡瘋子老伯又在練瘋話,說什麼我養狗不負責任,狗是親土的,他有心臟病你就要帶他去土堆裡埋著,這樣他就會好了,說我都不讓他碰泥土,這樣他很不幸福。
他媽的到底是什麼年代的人,怎麼會有這種奇怪的想法,還要人答覆說有沒有聽到,他媽的以為他是誰啊,以為有點小錢就好像是老大似的,最好你以後心臟病叫你兒女把你抓去活埋看看,幹!
大概肉圓的異狀就是從這早上開始的,我覺得這個瘋老頭一定是來帶賽的,去公園補尿尿的時候,肉圓好像就有點腿軟站不起來。其實如果看到他這樣,我應該馬上帶回家才是,還跟平常一樣稍微走了一下才回家。
回家後,因為肚子很餓,我去買了早餐回來吃,然後肉圓就稍微把它忘記在一邊,因為身上還有穿著衣服,所以還不急著帶他到睡墊上,而且平常他看到我在吃東西,就會自己走過來我旁邊躺著,可是這一次卻沒有過來,我吃完飯後過去查看,才發現肉圓又開始發作了⋯⋯
這一次的發作很難發現,因為肉圓就悶著在那邊也沒大口喘氣,但是他的心跳卻是跳得極快,一分鐘大概有可能三百下。可能是以前已經發生過這些事了,我竟然沒有很慌張,我還記得我有拿了緊急的藥,所以就拿出來餵給肉圓吃,吃完後看起來也沒有大口喘氣的樣子,就是很平穩地趴著,只是那嘴唇的血色卻是煞白的可怕、四隻腳掌也很冰冷,雖然今天早上的氣溫有回暖,但是我還是緊急重開了暖氣、幫肉圓蓋上被子。
接下來也沒辦法做什麼,就是讓肉圓靜靜地休息,這一次我就沒那麼難過了,感覺做完這些應該就會慢慢變好。
到了下午的時候,肉圓的心跳還是很快,這中間聽過三次肉圓的心跳,每次的頻率都不太一樣,真的就像他的病名——心率不整那樣,沒有規律可言。這時我在考慮剩下那兩顆緊急的藥要怎麼吃,所以就打電話給醫生說明狀況,醫生要我量過肉圓的心跳後,才告訴我應該要把那兩顆要吃下去。並且在一小時後,再觀察肉圓的心跳狀態,觀察結果是心跳有比較緩和一點,但是還是很快,醫生就叫我過去再拿一些緊急用藥給肉圓吃。其實本來是想叫肉圓過去的,但是他這種狀態如果帶出去可能才會更嚴重吧,醫生也說可能看下次他狀態比較好時,帶過來抽個血檢查看看貧血的狀況如何。
討論到最後的時候,我問醫生肉圓這樣已經三次跳得這麼快了,雖然之後又會恢復,但是心臟負荷應該很大,會不會這個冬天都過不去呢?醫生就說到他們了解這種病症的人,都知道狗狗隨時都有可能死掉,對飼主來說,狗狗活著的每一天,都像是偷賺到的。
聽完這句話之後,原本我還很平靜的心情又開始混亂了,眼眶又不自主地泛著眼淚,是啊,現在的每一天,都好像是偷偷賺來的,能過一天就是幸福的一天,而幸福總是在悄悄中,不知不覺地流逝掉。
路上,經過龍山寺,捻著香對著如來佛祖、菩薩、華陀大仙、關聖帝君等等神佛祈願,希望肉圓狀況穩定,就算已經沒辦法了,也希望他能夠好好走完,不要有太多痛苦,如果可以,請賞賜給肉圓一點點福份,讓他不要傷心、難過。


創作者介紹

火星頑童的故事

小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