恩?
汪~
(嚇)
汪汪~
((嚇))
汪汪汪~
(((嚇)))(坐了起來)
嗚~汪嗚~
元旦這三天,一直都睡的很沉,就連旁邊的小瑜也是越睡越超過,不知道換了幾個位置了,一醒來就看見她的大鼻子在我的眼前。於是我跟她打了一個招呼,「汪~」她好像嚇到了,繼續兩聲、三聲,膽小的她嚇的坐了起來,接著聲音再低沉地汪嗚一下,她馬上就衝下床去了,哈~真是開心的一天的開始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自從送去的第一天晚上,發現媽媽的手臂有扭傷、骨頭裂開的情形後,今天出現的情形是不吃東西不吃藥,要用鼻胃管進食,傷心嗎?難過嗎?二哥說她過去看都還好,但是主任那邊打電話來的情形卻是相反。能怎樣?既然都已經決定送出去了,就不可能再回來了。以前可以讓妳活蹦亂跳的機會,妳不珍惜,現在哭有什麼用,一切都太遲了。

元旦那天,我沒想到父親竟然會跟三哥去看媽。平常在家都不看的人,竟然離那麼遠了才想去探視,是怕不好意思呢?還是心有所愧?去了,也不過是走馬看花,像個好奇的老頭兒到處看看,也沒跟媽媽講上一句,對母親,你又關心了什麼?

叮咚~

「1月21日就要搬走了」
我向過來的二哥講了這棟房子的最後期限。

『爸~你有什麼東西要搬過去的?』二哥問了父親一聲,出現了一堆的東西,兩大衣櫃,其中一個衣櫃是死老太婆的。

「阿媽的東西幹嘛要帶過去,她不是去住安養院了嗎?」

搞屁啊!這個活死人陰魂不散,幹嘛要浪費空間幫她保管衣物,她又不會出來了,這些衣服有用嗎?我不禁小聲地跟二哥在那邊滴咕,重聽的父親是聽不到的。留著那些東西又沒用,可是老人家就很奇怪,自己的妻子都不管,卻會顧著對我們家不良的母親。老人家還堅持著搬不過去他就去租一間房間放,如果有錢讓你放就好了,就是沒錢,未來的工作也不知在哪,老人家卻還這麼天真,氣氛僵持了...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天氣好好,也許這是最後一次帶你們兩個一起上車。

上來吧,這是自從小瑜變的很大隻之後,第二次一起帶兩隻騎摩托車,騎到比較近的公園,不過,真的是很麻煩,肉圓坐到前面後,小瑜硬是要擠進去,但是太大隻了,怎麼可能兩隻都可以坐到機車前方的空間裡。當然就是要把小瑜抓起來坐在我的前方椅子上,好像媽媽帶小孩那樣的騎法。只不過這個騎法我很辛苦、肉圓也很辛苦,辛苦的來源是小瑜趴在前方的手會一直晃來晃去,影響我的重心;然後他的雙腳又會很不安分地往肉圓身上踩,我真不知道肉圓會不會覺得很痛,因為每次一出發,肉圓就會嗚嗚哭叫,不知道是外出興奮的叫,還是覺得小瑜踩的他很痛的叫

總之,今天也是很安全的抵達空曠的公園,兩隻狗很久沒在這麼空曠的空間玩耍。他們開心,我也很開心,天空很晴朗,就希望以後天天都這樣,心情也是天天晴朗的。

肉圓~來~坐上來
小瑜~來~坐上來

嘿嘿,一起拍張照片吧~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雲 的頭像
小雲

火星頑童的故事

小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